瓶邪 深海 以前的段子摸鱼都在微博

【瓶邪】粽子王的古董店老板(中)

       吃过饭,我和闷油瓶驱车到了十一仓,白昊天小朋友趴在办公室的桌上睡得正香,我一进去就把她给吵醒了,她抬头见是我,脸刷的一下就红了,抬手擦了擦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,“小三爷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我把二叔发给我的货号给她看,“提货,二叔名下的,这东西放哪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白昊天瞟了一眼我的手机屏,移开视线去看我身后的闷油瓶,动了动嘴,像是想要说什么,但什么也没说...

【瓶邪】粽子王的古董店老板(上)

       谨以此文赠 @童锁清秋 临时的脑洞,预计3发完,嗯。

     (接古董店老板的粽子王)


       近来生意不错,胖子每天晚上一边点钱一边直夸闷油瓶就是镇店之宝,笑得满脸找不到眼睛。于是8月17日当天,一方面为了庆祝闷油瓶同志回到人间三周年,另一方面为了庆祝我们重新开业后迎了个开门红,我们下午五点就关了店门,张罗了一桌子好菜,摆上好酒,准备好好喝一顿。...


【瓶邪】三世书之一步之遥(一)

       谨以此文赠 @喵喵喵❤ 

       初承大统,登基大典,祭天台上,他与他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   停战和解,远赴西越,一路相随,他与他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   为报父仇,亲征北魏,并肩作战,他与他亦只有一步之遥。...


【瓶邪】悄咪咪谈恋爱被亲友发现了该如何是好(三)

       晚上,我当着胖子的面,抱着铺盖理直气壮地用脚蹬开了闷油瓶那屋的门,接着在胖子如同千瓦灯泡般的目光下,踱着步子,不紧不慢地踏入了闷油瓶的私人领地,并且在胖子好奇地跟过来,想要把头探进来之前,反手拍上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想看西洋镜?没门儿!

       已经躺在床上的闷油瓶十分淡定地瞟了我一眼,随后往窗户那一侧挪了挪,给我腾出一半的地方,我把被子放到床上,刚要躺下,发现...

【瓶邪】洗骨(十)

       我在朋友圈里发了这句话后分分钟激起了不小的影响,成年六辈子不怎么联系的人都要私聊问我一句什么情况,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壮着胆子勇敢地吐槽了这么一句之后,闷油瓶的脸色微微变了,我的反应能力也不弱,转身撒丫子狂奔,闷油瓶紧跟在我身后,我心说这可不能让他给追上了,追上了准没我好果子吃,我使出洪荒之力跑出了平生巅峰的速度,被闷油瓶撵了足足二里地之后,我终于告饶了,实在跑不动了。...


【瓶邪】洗骨(九)

       我眼巴巴地等着闷油瓶回个话,结果闷油瓶轻轻一扯我,“走。”不由分说就进了山洞,山洞里的温度要比外面低两三度,我一进去鸡皮疙瘩就起来了,不过倒不是因为气温低了,而是我脑海中又浮现出闷油瓶描述的那种爬满石壁的虫子的长相。

       我觉得睡前读物的事儿不着急,目前的情况下我还是乖乖噤声吧。

       闷油瓶带着我先后穿过了几条山道,每经过一道关卡,闷油瓶都会留下一份...

【瓶邪】我与闷油瓶(九)817贺文

       认识闷油瓶这么多年了,我从来没听闷油瓶提起过他的家人,他的族人,亦或是他的朋友,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无亲无故,孑然一身。

       他似乎强大到不需要亲朋好友的陪伴,永远遗世独立。

       但我心里清楚,闷油瓶是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是人就不能没有感情。...


【瓶邪】我与闷油瓶(八)817贺文

       三年了,一转眼,闷油瓶都回来三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胖子今晚是真的高兴坏了,不小心喝的有点多,我扶他进屋睡觉。从胖子屋里出来,我看到闷油瓶的房间门是开着的。这可是件稀罕事,我走到门口,就看到闷油瓶坐在床边,面对着窗户,并不明媚也并不忧伤地仰望着窗外的夜空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这么久,他还是和以前一样,总是沉默不语,安静地坐在那里,望着天空,孤独的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一人,他...

【瓶邪】我与闷油瓶(七)817贺文

       我孤注一掷,设局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当一个人向远方的目标执着地前进时,不会去在意脚下的泥沼,也不会去留意身侧的风景。当一个人倾尽所有,只求一击成功时,也不会去思考他究竟会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2015年的8月17日,我再次下到那道裂缝里,来到我多少次做梦都会梦到门外。我坐下来等着,忽然就有些不安。...


【瓶邪】我与闷油瓶(六)817贺文

       我以为我能抓住他,伸出手去,就能抓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你在乎的人头也不回地走向黑暗的深渊,却不能阻止,那是一种什么感觉?而这是我很长一段时间的夜里都会梦到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醒来后我拼命地挤进裂缝中去找闷油瓶,却不知道他动了什么手脚,通往裂缝深处的道路消失了。我狠狠地拍着石壁,去敲,去砸,去扣,直至双手血肉模糊,我也没能找到机关。梦境是现实执念的投...

© 菱微凉 | Powered by LOFTER